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88分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自定内容|自定内容|自定内容|自定内容|自定内容|自定内容热点旅游资讯

查看: 69|回复: 0

“贪玩蓝月”再遇难题!恺英网络40余名股东员工实名举报董事长

[复制链接]

6527

主题

652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9583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 市界 王春晓

编辑 | 东东

恺英网络又摊事儿了。

6月28日,圣杯投资旗下“恺甲骑士”的微信公众号发布《恺英网络40多名股东及员工实名举报》,称恺英网络通过与利益关联方的操作,使得圣杯和骐飞股东的数亿元利益被前董事长转移,并称现任董事长不断动用不明来源资金,推动恺英网络对外质押的股票不断以低价接票,使得股东成为牺牲品。

当晚,恺英网络迅速回应此事,称举报文章为无端中伤,“非常同情所有合伙人尤其是有限合伙人的现实困境,但公司对两个合伙企业没有任何法定义务。”

受此影响,29日收盘,恺英网络股价跌10.03%,报3.5元/股,总市值75.34亿元。



股东举报:

原董事长利益输送,现董事长想“夺位”

“恺甲骑士”发布的举报文章显示,恺英网络在2015年借壳上市前夕,公司为了感谢为老员工,内部出台了1.28元/股认购的股权激励机制,持股平台为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上海骐飞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些老员工均按照恺英的要求将认购金足额汇入了指定账户。



然而六年后,圣杯与骐飞在拿到财务资料后突然发现:作为恺英的股东,不但没有分红的可能,所持有的恺英股票几乎已经被质押、被处置、或马上要被拍卖。不仅如此,两公司还有数亿的债务待偿还。

举报文章提到,当初圣杯和骐飞购入恺英股权的成本不是1.28元/股,而是经过恺英与利益关联方的操作,远远超过10元/股,圣杯和骐飞股东的数亿元利益被恺英网络前董事长王悦转移。其作为圣杯和骐飞的实控人,签署不对等协议为他人输送利益,并私自将两家平台的股票质押,导致圣杯和骐飞欠下巨额债务且无法清偿,被质押的股票已经或正在被海通证券拍卖,其中圣杯的股票几乎已经被私下处置完毕。

此外,恺英网络现任董事长不断动用不明来源资金,使用非法手段背后推动恺英网络对外质押的股票,不断以低价接票。据知情人士透露,现董事长金锋通过各种手段积极推动圣杯和骐飞股票的拍卖,不断从二级市场、大宗交易接票。

举报文章称,金锋的目的是成为恺英网络的第一大股东、实控人,取代前任董事长王悦。对此,圣杯和骐飞所有股东签署《联合声明》。



资料显示,“恺甲骑士”公众号的认证主体正是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而在文章里贴出的联合声明上,还有几十人的签名及手印,其中包括公司第二大股冯显超等人。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14年,执行事务合伙人及疑似实际控制人为冯显超,而最终受益人为宁炳杨,持股比例31.48%,另外几个股东包括王悦、徐建红、卞冬华等。

上海骐飞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成立于2014年,执行事务合伙人为王悦,持股比例3.6%,最终受益人为陈永聪,持股39.88%,他也是恺英的COO,另外冯显超也持股4.35%。



而恺英网络的股东信息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前三大股东王悦、冯显超、骐飞投资分别持股21.44%、12.1%、5.3%,而圣杯投资1.93%。
恺英网络回应:

二股东碰瓷,扰乱公司经营管理

根据恺英网络的公开信,圣杯投资和骐飞投资作为合伙企业,由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部分员工投资设立,其中圣杯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冯显超、骐飞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王悦,根据法律规定及约定,两人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分别对两家合伙企业的经营管理承担相应的法定责任。



恺英网络表示,圣杯投资、骐飞投资的全体合伙人通过两家合伙企业成为公司间接股东,合伙人曾多次与与相关债权人进行专项沟通及协调。但公司从未持有两家合伙企业份额,从未参与两家合伙企业的决策。

“公司非常同情所有合伙人尤其是有限合伙人的现实困境,但公司对两个合伙企业没有任何法定义务。”恺英网络称,公司不应该成为其他法人或个人解决商业纠纷和现实困境的捆绑对象,“支持两家合伙企业的合伙人依法维护自身权益,愿意在法律框架内提供全力配合,包括但不限于提供调查配合、法律咨询等”。

另外,恺英网络还提到,王悦和冯显超作为上海凯英的创始人,于2019年先后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冯显超不但很少参与公司治理活动,在公司解决历史问题中反对管理层的努力,甚至筹划这次《联合声明》碰瓷上市公司,扰乱上市公司经营管理。

因此,恺英网络希望圣杯和骐飞全体合伙人“提升分辨能力,不要成为没有担当、转嫁矛盾的相关责任人员的利益捆绑工具”。

不过,圣杯投资和骐飞投资合伙人并不认可恺英网络的回复,并在29日再次回应称,骐飞和圣杯的GP分别是公司是恺英网络的大股东、二股东,也是当时公司的最高管理人。上市时,其还是一致行动人。因此,恺英网络自始自终完全控制了圣杯投资与骐飞投资。

目前,恺英网络暂未就圣杯投资和骐飞投资的最新回复作出回应。
恺英网络风波不断

骐飞、圣杯被动减持,董事长增持

公开资料显示,恺英网络成立于2008年,拥有近千人团队,开发并运营了《摩天大楼》、《蜀山传奇》、《全民奇迹》等多款热门游戏,其中《贪玩蓝月》更是因为近乎“有毒”的广告宣传名噪一时。

数据显示,恺英网络自2015年借壳上市后,前三年的业绩相对保持良好,但2018年以来,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均有所下滑,且两者同比增长率也大幅降低。2019年,其净亏损甚至高达18.51亿元。

到今年一季度,恺英网络的营收同比下滑36.93%至4.23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66.35%至0.3亿元。



另一方面,近年来,恺英网络的风波也连连不断。先是去年10月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随后10月25日,董事长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不过一个月后,恺英网络称,金锋已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同时,恺英网络实控人王悦、总经理陈永聪、副总经理冯显超等多人也因涉及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被立案调查。

2019年12月,当时市值只有60多亿的恺英网络又被天价索赔,相关公告显示,韩国传奇IP株式会社申请仲裁,要求恺英网络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向其支付人民币76.62亿元。

根据今年5月公布的最新进展,浙江九翎向传奇IP株式会社支付约人民币16.98亿元。尽管赔付金额有所减少,但恺英网络表示,该赔偿金额远超浙江九翎2019年末的净资产额。

另外,恺英网络6月3日的公告显示,自5月18日至6月2日,金锋累计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大宗交易方式增持公司股份8319.24股,增持完成后,其持股比例达到6.89%,仅次于王悦和冯显超。



与此同时,股东骐飞投资因质押股票的股价低于平仓线且未能履行补仓义务而构成违约,出现被动减持,同样的,圣杯投资也出现被动减持。

6月29日的最新公告显示,2020年6月23日收到上海金融法院对公司5%以上股东冯显超出具的《执行裁定书》,显示冯显超因所持公司股份发生质押式回购业务违约,被司法强制执行。

今年以来,恺英网络股价持续走低,直到六月才有所好转,而在本次的消息爆出后恺英今日股价更是开盘跳水。面对新一轮的危机,恺英网络又要如何应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